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,危机的“火星”也有可能会溅到西班牙和法国身上。而且,意大利在欧盟的份量远远大于希腊,一旦爆发危机,很难通过外力来补救。这就是令欧洲忧心忡忡的最大原因。

对意大利总统的直接介入,左右两个民粹党反弹激烈。它们认为马塔雷拉的做法有违民主原则,“五星运动”领导人迪马尤(Luigi Di Maio)甚至建议弹劾总统,不过这将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而且“北方联盟”也不同意这么做。

迄今为止,人们对意大利的支付能力尚有信心,可新政府如此“出手阔绰”,原先的“信心”很有可能变成“担心”。到那个时候,欧元危机再现也就未必只是耸人听闻的事情了。

无论是重新大选还是弹劾总统,都意味着意大利的政局将持续动荡。

马塔雷拉总统驳斥对他的这些指责,表示让主张退出欧元区的萨沃纳当财长已表明新政府的政策取向。作为总统,他必须保护意大利人的利益,不能对此视而不见,因为他坚信留在欧元区对意大利至关重要。

两党的候选人被总统否决,现在总统提出的候选人肯定得不到这两个议会最大党的支持。因此,科塔莱利内阁即便上任,也不可能有大的政治作为,最多也就是“维持会”的作用,但他已明确表示将奉行亲欧盟的政策。

下面简单介绍一下“五星党”和“联盟党”的三大改革措施以及耗资多少、为何这么做、受益者是谁等问题:

还不止这些,局势逆转的节奏越来越快。马塔雷拉已迅速做出下一个决定:委托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、经济学家科塔莱利(Carlo Cottarelli)组建临时过渡政府,在新大选结果出来之前处理政务。

俗话说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同样,今天意大利的这一政局结果也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“北方联盟”党魁萨尔维尼(Matteo Salvini)对总统的决定更是大加鞭挞,他在推文中写道:“为组建一个保卫意大利公民利益的政府,我们日夜辛苦了数周,但有人(在谁的压力下?)说回绝就回绝了”,他把矛头对准德法两国: “我们不是德国人或法国人的奴隶……”,并再次呼吁民众:“现在又该重新把话语权交给你们的时候了。”

民粹主义的危险之处或许就在于:竞选中它必须做出诸多承诺来赢得民意和选票,当选后,要么食言而被人指责“夸夸其谈”和“信口雌黄”,要么一意孤行地去兑现这些脱离现实的诺言。

两党的“大礼包”

【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】

孔特,图片来源:wiki

如今这世界怎么了?

作为总统,汉语词典免费下载,马塔雷拉有权在涉及国家和社稷根本的问题时介入日常政治。这次他紧踩刹车,一方面说明意大利的政治体制还在正常运转,同时也“得罪”了“五星运动”和“北方联盟”。

专家预计,单单最重要的三项改革每年至少耗资750亿欧元,最后结果或许还会更高,差不多要900亿。问题是意大利并没那么多钱可供支配。怎么办?唯一一个可能就是重新举债。可是,2015年以来,意大利已是欧元区内借债最多的国家(2.26万亿欧元);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2%,比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规定的60%界限超出了一倍多。

此前孔特之所以成为候选总理,是 “五星运动”(Cinque Stelle)和“北方联盟”(Lega Nord)在5月17日达成联合执政并经过几轮磋商后公推的结果;而这两个左右民粹主义政党之所以能走到一起,搭建这个“水与火的组合”,又是3月4日大选的产物;而这两股疑欧反欧极端势力的崛起则又与传统政党常年忽视民意、工于权术密不可分。

川普取消“川金会”的决定刚宣布不到24小时即被收回,峰会很有可能又将如期举行。而在欧洲,也有这样翻来覆去的大事发生。

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“五星党”和“联盟党”一个极左,一个极右,最后却走到了一起。其实,它们的政治理念的确相距甚远,能维系它们的内涵并不多,主要就是对欧元和欧盟的态度。两党能联手,说明意大利国内疑欧反欧势力相当强大。

5月23日,“六零”后的法学教授孔特(Giuseppe Conte)刚从“四零”后的法学同仁、马塔雷拉总统(Sergio Mattarella)那里拿到了意大利下届政府的组阁权。可还不到一个星期,孔特已于5月27日宣布放弃组阁,原因是总统拒绝反欧人士萨沃纳(Paolo Savona)担任内阁财长。

“五星运动”和“北方联盟”在竞选中都做出了内涵不同、然而代价昂贵的承诺。胜选后,两党在联合执政谈判中相持不下,为了保全各自的“政治颜面”,最后作出了不顾本国财政情况的决定:全部兑现两党的竞选承诺。

按照两党制定的改革计划,新债将从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.3%飙升至7%左右,利息负担也将随之大幅增强。现在意大利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已高达650亿欧元,差不多比德国高出一倍。

意大利人的确盼望变革,这也是“五星运动”和“北方联盟”大选获胜的原因。但这种变革能走多远?以及它具体意味着什么?这些问题,选民们未必清楚,或许也并不真正感兴趣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孔特的内阁名单中有萨沃纳这样的反欧人士一点都不奇怪。同样,面对这样的一个政府基调,马塔雷拉总统做出这样的抉择也顺理成章。